社融超预期:企业债券统计口径调整 信贷融资需求上升
更新时间:2019-10-16 20:18 浏览:24 关闭窗口 打印此页

近期央行对全国300多个地市进行了信贷需求调查,结果显示,实体经济当中的微观主体仍然有较强的信贷需求,60%的银行认为四季度信贷需求会比去年同期有所增强。

10月15日,央行发布的社融数据和货币数据显示,前三季度社会融资规模增量累计为18.74万亿元,比上年同期多3.28万亿元。

其中,9月份社会融资规模增量为2.27万亿元,分别比上月和去年同期多增2550亿元和1383亿元。值得注意的是,9月份人民币贷款增加了1.69万亿元,同比多增3069亿元,投放力度超市场预期。

存量方面,9月末对实体经济发放的人民币贷款余额占同期社会融资规模存量的67.8%,同比高1.1个百分点;企业债券余额占比10.3%,同比高了0.2个百分点;地方政府专项债券余额占比4.3%,同比高了0.7个百分点。

中国人民银行调查统计司司长阮健弘在三季度金融统计数据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从结构上看,前三季度社融同比多增的主要原因有四个方面,一是对实体经济信贷的支持力度持续增长;二是企业债的多增且占比上升;三是地方政府专项债发行力度比较大;第四为表外融资下降的态势明显好转,前三季度表外融资的降幅缩小比较明显。

1.5万亿“企业ABS”首次纳入

据央行此次公告,2019年9月起,人民银行进一步完善“社会融资规模”中的“企业债券”统计,将“交易所企业资产支持证券”纳入“企业债券”指标。

近年来,资产证券化由于可以盘活存量资产,成为政府、企业和金融机构的一种重要融资手段。

根据定义,所谓资产证券化,是指以基础资产所产生的现金流为偿付支持,通过结构化等方式进行信用增级,在此基础上发行资产支持证券的业务活动。

根据中国基金业协会数据,截至2019年8月底,累计共有134家机构备案确认2392只企业资产证券化产品,备案累计规模达31981.11亿元。其中,终止清算产品970只,清算产品规模合计12756.74亿元。存续产品共1422只,存续规模14984.09亿元。

调整后,9月份新增的企业债券为1610亿元,前三季度企业债券净融资2.39万亿元,同比多6955亿元。

阮健弘解读称,证券公司、基金公司的子公司在交易所发行资产支持证券,这些证券大多数都是以企业的应收账款和小贷公司的贷款作为基础资产。这种ABS是金融体系对实体经济的资金支持,它的性质与企业债券的性质类似,企业的应收账款是企业与企业之前的信誉,通过资产证券化变为金融工具的基础资产。这也是金融对实体经济的支持,这符合社会融资规模的定义。

“我们的统计已经对每一笔作为基础资产的小贷公司的贷款都做了核实,绝对不会存在重复统计。”阮健弘表示,小贷公司的贷款已经在社融规模统计当中了,如果作为基础资产去发行证券就要出表,这块就划分到ABS,不再重复计算。

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从社会融资概念提起之初,便包含了动态调整的意思。其主要是一定时期末实体经济从金融体系获得的资金余额,随着ABS规模越来越大,自然而然就要纳入统计之中。

信贷融资需求上升

人民币贷款的超预期增长是带动社融增量的最主要因素。

前三季度人民币贷款增加13.63万亿元,同比多增4867亿元。其中主要增长点在于,住户部门中长期贷款增加4.14万亿元;非金融企业及机关团体中长期贷款增加4.84万亿元,票据融资增加1.73万亿元。9月份当月,人民币贷款增加1.69万亿元,同比多增3069亿元。

阮健弘表示,人民币中长期贷款增速在8、9月份开始回升,9月末企事业单位的中长期贷款余额同比增长10.9%,环比上升0.2个百分点,从实际投向来看,9月末基础设施行业中长期贷款同比增长8.9%,增速为今年以来的高点;9月末制造业中长期贷款余额同比增长11.3%,其中高技术业中长期贷款余额同比增长41.2%。

长城证券金融研究所固收部吴金铎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称,人民币贷款需求上升主因企业及团体贷款、居民中长期贷款多增所致,全面降准+定向降准引导利率中枢下移导致融资需求上升。

她表示,受本月全面降准和定向降准的影响,市场利率小幅下行。9月份同业拆借加权平均利率为2.55%,环比和同比下降0.1个和0.04个百分点;质押式回购加权平均利率为2.56%,环比和同比下降0.09个和0.04个百分点。利率中枢下移导致居民中长期贷款及企业融资需求上升。

阮健弘称,近期央行对全国300多个地市进行了信贷需求调查,结果显示,实体经济当中的微观主体仍然有较强的信贷需求,60%的银行认为四季度信贷需求会比去年同期有所增强。

对于四季度贷款货币政策走势,吴金铎进一步分析道,经济下行压力下,四季度逆周期调节仍有必要,当前切实降低实体经济的融资成本是货币政策主要诉求。四季度若通胀继续上行,叠加年内美联储还有一次降息的可能性,不排除中国央行顺势下调OMO利率。

“当前中国并不存在持续通胀或者通缩的基础,但是也要防止通胀预期扩散形成的恶性循环。”央行货币政策司司长孙国峰在会上表示,降低融资成本更多是通过改革的办法,央行在今年8月份改革完善了贷款市场报价利率的形成机制,同时推动银行积极运用LPR的贷款来定价,目前9月末的数据中,银行新发放的贷款LPR利用的占比达到了56%,其中大银行的占比更高。

孙国峰称,市场利率已经有很大幅度的下行,关键的问题在于怎么去降低其中的风险溢价。

9月份的全面降准+定向降准有利于降低商业银行自身的资金成本,也有利于降低风险溢价。

下一篇文章 :下一篇:没有了
友情链接:

公司地址:江苏省南京市玄武区玄武湖

监督热线:4008-888-888